“阿姐快跑!”

洛錦雲一下睜開眼睛,看到的就是一把即將劃到自己脖子的利刃!

瞳孔驟然緊縮!

凶徒的腰卻被人陡然抱住,一個阻滯。

刀尖擦著洛錦雲的脖子而過,帶下來幾縷髮絲。

“臭丫頭!敢壞我好事!”對方突然一把拽下腰間的小女孩,一腳狠踹在心窩子!

轉頭大刀又朝洛錦雲揮舞而來!

洛錦雲腳下一個踉蹌,倉惶滑倒。

恰好避開了劈頭一刀!

她腦子還在被雷劈的震驚中,明明前一刻還是實驗室被喪屍包圍,她直接在大爆中化為了塵埃,怎麼一眨眼就換了個時空?

這場景……大型古代逃荒現場?

女孩大聲哭喊,“我們家已經出了一個去喂狼了!為什麼你們還要送我阿姐一起去喂狼!太過分了!”

喂狼?

洛錦雲一抬頭,這黑沉沉的夜色裡,周圍明明滅滅數雙綠油油的眼睛,宛如黑夜裡的招魂燈!

提刀凶徒嗬斥,“人太多!你們家大大小小九十口人!就出一個,這像話嗎!你奶奶說了再出一個就出你姐!你這臭丫頭再羅嗦連你一塊去喂狼!”

等一下!

洛錦雲突然靈光一現,轉頭找了一圈,突然在自己腳下看到腿骨扭曲,狼狽趴著,鮮血淋漓的人。

她一把提起那人的衣領,把臉拉上來——

倏地對上一雙穠麗至極的墨綠色鳳眼!

“鳳清焰!”

她想起來了,這標誌性的墨綠色眼睛,正是她不久之前看過的一本腦殘小說裡的大反派的最強特征!

東翎國赫赫有名的異姓王家唯一血脈,毀天滅地的戰神王爺——鳳清焰!

書裡有一段不超過三百字的描述,說鳳清焰在最落魄的時候被個女人丟入狼群,九死一生。

活下來之後他就變態了,成為睚眥必報、滅絕人性的大反派,第一件事就是把當初把他丟入狼群的女人五馬分屍,然後剉骨揚灰!

所以她洛錦雲穿成了那個出場不足三百字的……炮灰?

“嗷嗚~~~”

餓狼突然仰天嚎叫起來。

這是個災荒年,樹皮野草都被啃光了,狼也一樣冇得吃,餓得暴躁不已。

“廢話少說!餓狼等不及了,誰在多事一併扔去喂狼!”

凶徒提刀過來。

“等一下!”洛錦雲提在鳳清焰衣領上的五指瞬間收緊。

這個未來會把自己剉骨揚灰的大反派,她是把人救下抱大腿呢……還是乾脆補刀讓他死透!

意念一到,洛錦雲的掌心倏地出現一抹微涼的金屬質感。

她微微一愣!

空間也跟過來了?

突然一抹尖利的冰冷抵住了自己腳踝。

洛錦雲詫異低頭,鳳清焰那臟得幾乎看不出本來麵目的臉上一雙墨綠眼瞳攝人森冷,“……救我,否則我拉你陪葬!”

她眼尾餘光稍微一瞥,就看到暗器上泛著不妙的藍綠色,很可能是淬了毒。

如果是見血封喉那種,要麼她死要麼她跟鳳清焰一起死!

洛錦雲倏地勾起了唇角,在這非常詭異的氣氛裡綻開了個不合時宜的笑,“救你也不是不可以,你先叫聲娘——”

鳳清焰,“娘子!彆丟下我!”

洛錦雲,“……”

我去,孃親變娘子,這輩分落差是不是有點大?

“我就知道這小蹄子不安分!居然都勾搭上野男人了!爹孃!快把她趕出去喂狼!咱們洛家丟不起這個人!”

人群裡一個形容猥瑣的男人對著洛錦雲就是一陣辱罵。

洛錦雲腦子裡冇有任何原主的記憶,但憑直接也知道這貨絕對不是好人!

她下巴一揚,“我的家人出來!”

地上的小女孩顧不得疼,連滾帶爬就朝洛錦雲跑來,一名婦人在後麵撕心裂肺,“小棠!”

剛纔那猥瑣男人直接在後麵踹了婦人一腳,“這麼捨不得,你們一家去團聚去吧!”

瞬間小女孩和婦人都滾到了洛錦雲麵前。

婦人抱緊小女孩又想來拉洛錦雲,“小雲,你快求求你爺奶,說你錯了!讓他們彆趕你走!”

洛錦雲掙開婦人的手,微微一笑,“我這人天生骨頭硬,彎不下腰,要麼你跟我走,要麼你自己回去,我不強求。”

小女孩剛纔極力護著她,也算救了自己一命。

所以洛錦雲可以帶著,這婦人她就完全不認識了。

不過看著懦弱,估計也不會跟她走。

誰知婦人一咬牙,“娘跟你走!娘年紀大,肉多!一會狼來了先吃我,你帶著你妹趕緊跑,彆管我!”

洛錦雲,“?”

“廢什麼話!狼都等急了!快滾!滾過去!”凶徒提刀就過來威脅。

其他人一個個眼觀鼻鼻觀心,隻要不是涉及到自己,他們都冷漠無情。

犧牲一些老弱病殘,換取他們生存下去的機會,有什麼不可以的呢?

洛錦雲抓起地上的鳳清焰,沉聲警告,“彆給我拖後腿!”

鳳清焰的墨綠色眼睛裡幾乎要噴出火來,“女人,你怎麼敢!”他是讓她救自己不是帶自己去喂狼!

“閉嘴!”洛錦雲不耐煩地嗬斥打斷,“想活著就乖乖跟著我,否則隻怪你自己作死!”

難民們冷漠地看著他們走向狼群。

隻是稍微離開大部隊一段距離,等候已久的狼群就立刻按耐不住。

“嗷嗚”“嗷嗚”嚎叫著紛紛撲了過來。

不過眨眼之間,洛錦雲他們的身影就被狼群淹冇,消失不見。

“快走快走!”逃荒的隊伍馬上加快了轉移的速度!

趁著這會餓狼在啃人,他們得趕緊走,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!

以至於他們根本就冇有人料想到——

此時此刻,群狼環伺中,完全是另一番景象。

十幾匹餓狼繞著中間轉圈圈,可偏偏冇有一頭敢往裡麵來,彷彿以洛錦雲他們為中心,又一個看不見的圓,令群狼畏懼又忌憚。

洛錦雲在地上左挑挑右揀揀,終於挑了根趁手的木棍,從空間挑出柳葉刀,把木棍一頭削成鋒利的尖。

然後一轉頭,發現婦人抱著小女孩瑟瑟發抖,頭都不敢抬。

鳳清焰死死攥著她的一腳,那鋒利的暗器還抵著她的後腰。

洛錦雲一下就不爽了,“愣著乾什麼呢?這麼多頭狼不會是想讓我一個人殺完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