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之塚!

這是整個帝國南部,最大的化人場。足有幾萬個墳墓,埋的都是無名之輩。

一座房子,被幾萬個墳墓包圍在中間。

孤寂,荒涼!

一個人坐在房子,靜靜地吃飯。

他全身都籠罩著鬥篷裡麵,看不見臉,隻有一雙黑洞洞的眼睛,如同微弱的火焰。

全身上下,唯獨一雙手露在外麵,但也戴著薄薄的手套。

他的名字叫贏缺,冇有人知道他從哪裡來,他是這個巨大墓園的入殮師。

房門被打開,幾個壯漢抬著三具棺材走了進來。

“來活了,都是今天剛死的。”然後這幾個人就匆匆走了,對贏缺避之如蛇蠍。

贏缺看著碗裡的飯,就剩下兩口了,猶豫了好一會兒,還是將碗筷放下。

吃飯不急,還是辦正事要緊。

他上前打開棺材,裡麵躺著一具屍體,非常狼狽不堪。

這是一具男屍,長相英俊,身體雄壯,哪怕死了依舊猙獰嚇人。

此人死於馬上風,也就是說做那種事情的時候中風死了。

贏缺去換了一雙薄膜手套,一點點整理這具男屍的儀容,為他換上體麵的衣衫。

整整一個小時,贏缺為男屍穿好衣衫,並且畫好了妝。

死人總是不太好看的,但經過贏缺的化妝之後,死人的臉色就彷彿活過來一般生動。

做完這一切,贏缺拿出一支筆。

筆桿是白骨,筆頭用的不知道是什麼毛,不蘸墨的時候完全是透明的。足足有幾萬根毛都不止,而且這些毛彷彿是活的一般,自己會蠕動,裡麵還閃爍著夢幻的流光。

蘸墨畫畫,非常的認真,極度的專注。

整整一個小時,贏缺為這個男屍畫好的畫像。

完全無法想象,一幅畫像竟然能生動到如此地步,彷彿人要從畫中活了過來一般。

畫像完畢!

頓時,一道光芒從屍體裡麵飄出,鑽入了贏缺的體內。

“提取新能力,XX不倒!”

這男屍生前是娛樂場所的男頭牌,果然有一技之長。

畫像完畢,贏缺為屍體剝皮。。

這白骨筆鋒超過任何鋒利的小刀,行雲流水,冇有絲毫破損。

這個過程叫畫皮。

接下來就是解剖拆骨,贏缺動作飛快,如同庖丁解牛,短短片刻,拆出了一具完整的骨架。

這個過程叫畫骨。

最後就是抽筋,將筋脈完整抽出來,擺在白紙之上。

彷彿絕妙的畫作,甚至充滿了後現代美感。

這個過程叫畫脈。

一整套工序全部完成後。

白骨筆毫猛地伸長,彷彿鬼魂觸手鑽入屍體的皮肉,骨架,筋脈之內,瘋狂吞噬!

頓時,整支白骨筆亮起一道奪目光芒。

吞噬完畢,這具屍體直接化成灰燼。

一旦白骨筆最頂端的舍利亮起,就代表著三項技能大功告成。

一萬具屍體,餵養白骨筆涅槃重生。

贏缺在牆壁上寫了9995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贏缺繼續入殮屍體,剩下兩具,一具男屍,一具女屍。

男屍大約五十幾歲,長得非常帥,也非常頹廢,跳河溺死,手中握著這一塊黑色吊墜,海豚形狀。

女屍蒼老如同枯木。

為中年男屍入殮完畢,畫像完畢。

提取死者記憶。

瞬間,一道藍色的光芒從男屍大腦飄出來,鑽入贏缺的大腦之內。

真是無比離奇的記憶啊,好一段纏綿愛情,異世界的泰坦尼克號嗎?隻不過是悲劇黑暗版的。

人類的悲歡並不相同,贏缺不在意。

接下來,為年邁的女屍入殮。

依舊是無比逼真生動的畫像,依舊是彷彿要從畫上活人過來。

提取該死者技能。

頓時……

這具年邁女屍的額頭忽然裂開,彷彿出現了第三隻眼睛。

無比之詭異!

額頭上的這隻眼睛,藍色的光芒因為凝聚得太狠,幾乎成為了白色。

光芒凝聚到了極致,然後猛地鑽入了贏缺的額頭之內。

“提取能力成功,開天眼!”

贏缺驚駭不已。

竟然是開天眼,真真是億萬中無一的技能。

每一個修煉成功的三眼天師,都是國之重器。

整整十五年時間,他提取了無數的技能。有的很牛逼,有的非常雞肋,但此時這個技能,還是讓人震撼不已。

這個年邁的女屍生前究竟是什麼人啊?作為一個三眼天師為何會死在這裡?

贏缺忍不住施展這項能力。

頓時額頭灼熱,視野之內他竟然能夠看穿層層物質,看到地下的礦藏和白骨,看到牆後的枯樹。看到後院埋藏的幾件寶貝,所有物質在視野內都呈現出不同的光芒,如同巨型X光機。

這是地脈係天師!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傍晚時分。

贏缺在牆壁上寫下9997,今天的工作就結束了。

然後,他靜靜坐在門口,彷彿在等什麼。

贏缺在這裡整整十五年了。

每天都是和屍體打交道,自從師傅走了之後,他幾乎冇有與任何人說話,所有人見到他都退避三舍,因為他形同厲鬼。

唯有一個人除外,他是贏缺唯一的好友知己。

太陽落山,外麵傳來了腳步聲,還有親熱的呼喊聲。

“五弟,五弟,你三哥來了,餓壞了吧!”

然後一個青年公子走了進來,俊美無匹,昂身玉立。絕對是萬中無一的美男子,比起女子還要漂亮一些。

進來之後,他直接坐在贏缺的對麵,遞過來一隻燒雞,為兩人斟酒。

這個貴公子白衣勝雪,卻也在肮臟血跡的地麵上席地而坐,和贏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。

這貴公子和贏缺二人互相不知道名字。

贏缺在家中兄弟姐妹排名第五,而這貴公子在家中排名老三。

於是,一個稱之為三哥,一個稱之為五弟。

一壺酒喝完了。

俊美貴公子淚流滿麵,哭道:“五弟,你知道嗎?我心愛的女人結婚了,新郎不是我。”

贏缺冇有說話,隻是默默敬酒。

俊美貴公子又道:“我愛了她十幾年,為了她我和家裡人鬨翻了。為了她我當眾在拜堂婚禮上拋棄了新婚妻子逃婚,流浪天下。”

“八年了,我離開家整整八年了。就是因為她和我說,她想要找一件東西。”貴公子說罷,泣不成聲。

贏缺問道:“什麼東西?”

他的聲音也如同厲鬼,嗓子彷彿被火燒一般,無比難聽。

俊美貴公子道:“一件寶物,你不懂的東西。”

接下來,兩個人又不斷喝酒,貴公子喝醉了,不斷喊著心**的名字。

“采薇,采薇……”

“我為你拋棄了家族的榮華富貴,拋棄了美麗的新婚妻子,你為何不等我?你為何要嫁給彆人?”

他一邊呼喊,一邊哭泣。

贏缺將他安頓到後廳的房間裡麵,為他蓋好了被子,倒上了溫水,照顧得一絲不苟,然後離開。

三哥忽然抓住了贏缺的手,動情道:“五弟,這幾年來,你每日陪我吃飯,聽我發牢騷,我們不是兄弟,勝似親兄弟。”

整整五年了,三哥每天都來為贏缺送飯,每夜都陪著他住在這亂墳崗。

兩人幾乎無話不談,親如兄弟。

贏缺道:“所有人看到我都如看到厲鬼一般,唯獨三哥願意親近我。”

三哥道:“我心愛的女人成婚了,完成她給我的使命後,我便在這裡陪你如何?我那個榮華富貴的家族,我也不要了,就在這裡與你相依為命。”

贏缺拍了拍三哥的手,沙啞道:“三哥睡吧,睡著就冇有那麼難受了。”

三哥默默流淚,情傷難治。

贏缺離開。

三哥睡著,嘴裡默默喊著:“采薇,采薇……”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贏缺踉踉蹌蹌,佝僂著身體,打開了地麵上的一道暗門,進入地下室內睡覺。

他儘管是活人,卻也住在地下,如同死人一般。

他在地下室的房間很小,隻有一個箱子,一張床,一麵鏡子。

點燃了燭火,地下室亮了。

贏缺來到鏡子麵前,依舊佝僂著身體,脫下了身上的鬥篷。

頓時……

一具無比醜陋恐怖的軀體,出現在鏡子裡麵。

他全身上下都冇有皮膚的,隻有紅通通,血淋淋的肉,還有青色的筋脈纏繞。

如同厲鬼一般。

這種恐怖的東西也隻能生活在化人場與屍體為伴,否則不管是出現在村落還是城鎮,大概都會被人當作妖怪活活打死。

他這個樣子並非天生,而是在十五年前活生生被人剝皮慘死,埋在了這無名之塚。

但不知道為何,明明死去的他,有一天晚上忽然活了過來,從墳墓裡麵爬了出來。

而當時看守無名之塚的是上一代殮屍人,一個眼盲的老者。

或許是心死了,或許是見過太多的事情了,這個老者很淡定,把贏缺拉了出來。

從此之後,贏缺成為了他的徒弟,叫他入殮屍體,教他刻墓碑,教他打棺材。

師徒二人相依為命十年,但加起來說話不超過三句。

五年前,他的師傅消失了,再也冇有回來。

於是,他就成為了無名之塚的新主人,管理幾萬個墳墓,每天為人入殮屍體。

而這支白骨筆,就是師傅傳給他的。

不久之後,俊美公子三哥來了,成為贏缺相依為命的好友。

這十五年時間,贏缺入殮了9997具屍體了。

提取了4999人的靈魂記憶,4998人的技能。

都有哪些技能?完全數不勝數。

來自大夏帝國特務組織第一寶貝,智障阿餅過目不忘的逆天記憶能力。

來自某個賭棍,神乎其技的賭術。

還有名動一方的歌者,小偷,**,流氓,雜耍等等等等。

這4448個技能,大部分甚至連贏缺自己都忘記了,也幾乎冇有使用過。

他最最重視的是畫骨,畫脈,畫皮。

這三樣技能,纔是能夠逆天改命的。

所謂武道天賦,就是根骨!

絕大部分人練武為何進步慢,就是因為根骨不行。

而一旦完成了畫骨,想要什麼根骨就畫什麼根骨。

進攻之神龍在天,防禦之玄武在地,刺殺之閃電裂隙。全部都是百萬中無一的頂級根骨。

不僅能為自己畫根骨,也能為彆人畫根骨,給彆人逆天換命。

何為靈脈?

鍊金術,陰陽師,陣法術士,繪畫,書法,音樂等等所有精神類天賦,全部是由靈脈決定的。

擁有頂級根骨的武者百萬中無一,但擁有頂級靈脈的,卻是億萬中無一。

靈脈,纔是文明最輝煌的光芒。

一旦完成了畫脈技能,就可以為自己畫出宇內最頂級的靈脈天賦。

不僅可以為自己畫脈,也可以為彆人畫脈。

宇內巔峰的九陰玄脈,九陽玄脈,混沌神脈。

至於畫皮技能?!

對於贏缺來說,是最最重要的。

完成了這個技能,他就可以給自己畫皮,變成正常人的模樣,離開這個無名之塚,前往人類社會,完成他偉大的使命。

白骨筆,需要一萬具屍體的滋養才能涅槃。

十五年時間,贏缺已經完成了9997具,還有三具屍體,就大功告成了。

整整十五年,呆在這個地獄,人不人鬼不鬼。

距離自由,隻剩下三具屍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