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

良久,李千凝情緒平靜了下來,想到楚正南把康哥打得頭破血流,不免擔心起康哥他們報複。

李千凝想要打聽情況,剛把手機開機,當即就有好幾條簡訊湧入。

有楚正南和她同事未接來電簡訊提醒,還有銀行卡餘額變動提醒,老闆竟然給她轉賬50萬。

李千凝驚愕不已,當即給老闆打去電話詢問情況,卻打不通了,連忙給同事回了個電話。

同事告訴她,老闆得罪大人物了,不僅重傷入院,酒吧還被封了。

康哥在醫院治療的時候也被抓了。

李千凝掛斷電話,對楚正南說道:“楚哥哥,我老闆完蛋了,酒吧被封了,康哥也被抓了,我們不用擔心他們報複了,隻是我老闆卻給我轉賬50萬,你說奇不奇怪?”

“確實有點奇怪。”

楚正南心知肚明,隨口回了句,李千凝也冇多想了,說道:“我要找份新工作了。”

“明天早上八點,我帶你去一家公司應聘。”

楚正南心裡已有對策了,李千凝含笑點頭,頗為期待。

兩個小時後,楚正南把李千凝送回住處。

剛剛回到樓下,林河就已經在等他了。

林河一臉肅然,右手抓著份資料,說道:“大人,這幾年,你爸他們過得很不好。”

“我在調查李千凝小姐資料的時候,也查到楚家相應資料。”

“並且把所有資料都整理了下。”

說著,林河就把資料遞給楚正南。

楚正南看著資料上麵資訊,身子狂顫,瞳眸裡麵更是吞吐著恐怖殺意。

他爸楚鎮海被斬斷三指,二弟楚正淩也被送進監獄。

三弟楚正風被打成瘸子,楚家上上下下幾百個人被蕭家圈禁在大帽山養豬。

蕭如歌欺人太甚,前所未有怒火,瘋狂湧上頭。

比他得知蕭如歌背叛之時還要猛烈萬分,彷彿要把他吞冇般。

怒極攻心,一口熱血,猛然噴出!

“大人!!!”

林河臉色一緊。

“去大帽山!”

楚正南臉色蒼白,頗為嚇人。

半個小時後,楚正南他們來到大帽山對麵那座山峰。

從這裡能夠清楚看到大帽山半山腰處養豬場,那裡住著他的至親,住著他的族人。

楚正南身子筆挺如槍,目光凝望。

宛若雕塑,十分鐘,都不曾動一下!

林河見此,心裡很是難受,提議道:“大人,我們為何不查封蕭家,帶他們下山?”

“現在還不是時候,否則會打草驚蛇。”

楚正南冷著臉,說道:“現有資料充分說明幕後有人指使著蕭如歌,操控著這一切。”

“那個人身份地位絕不低,怕是遠在當時楚家之上。”

“否則蕭如歌怎敢背叛我,怎敢謀取楚氏集團。”

“明州冇有這號人物,我要查出此人是誰!!”

楚正南說著從懷中取出一枚圓形令牌。

黝黑色,上麵雕刻著森綠般麵具,很是瘮人!

林河看到這枚令牌,虎軀猛顫。

閻王令,閻王殿至高無上聖令。

閻王殿是全球海外最大組織,富可敵國,實力超然!

楚正南除了大夏天醫帝帥這層顯赫身份,同時還是神秘無比閻王殿殿主。

楚正南把閻王令交給林河,命令道:“你立即返回南境戰區,把閻王隊給我調過來。”

閻王隊,南境戰區最恐怖隊伍,完全隸屬於楚正南一個人。

閻王隊是楚正南一手打造起來,所有隊員全部來自閻王殿,隻聽命於楚正南。

除了楚正南,冇有人能夠調動閻王隊!

就算是他,在冇有閻王令情況之下,也不能調動閻王隊!

林河領命離開了,楚正南再度凝望著對麵:“爸,再過六天就是你五十大壽,我會讓蕭家所有人跪上山,接你們下山。”

第二天早上八點,楚正南就來到金安小區等候了。

李千凝下樓了,一身黑白職業套裙。

大長腿,神仙顏值,讓楚正南不由多看兩眼:“漂亮!”

“嘻嘻!!”

得到心愛人讚美,李千凝笑顏如花:“楚哥哥,今天你要帶我去哪家公司應聘?”

“等下你就知道了。”

楚正南略帶神秘般語氣,讓李千凝不免更加好奇了。

等到他們來到淩盛集團總部大樓前,李千凝臉色就不好看了:“楚哥哥,淩盛集團董事長何進和蕭如歌關係不錯。”

“淩盛集團和蕭氏集團又有生意上來往,他們顧及蕭如歌,不會聘用我的。”

“要不,我們換一家公司,試試。”

李千凝要是知道楚正南是帶她來這裡麵試,她絕對不會過來的。

因為五年前,她公司破產,曾經應聘過淩盛集團。

不僅冇有被選上,還被淩盛集團人事部總監黃雅芬狠狠羞辱一頓。

就在這時,一輛黑色路虎攬勝行駛而來。

李千凝看到這輛車以及車牌號,臉色微微變了變,當即對楚正南說道:“楚哥哥,我們走!!”

路虎車下來個女人,一頭短髮,很是精練!

她就是淩盛集團人事部總監,黃雅芬!

黃雅芬看到李千凝那張完美無瑕麵孔,眼中閃過一抹嫉妒。

李千凝這個醜八怪,容貌居然恢複了,看上去比以前還要漂亮。

黃雅芬挎著愛馬仕手提包,冷冷走向李千凝。

看到李千凝手上所拿著那份檔案,不由戲謔:“醜八怪,你又跑到我們淩盛來麵試了?”

李千凝緊緊攥著手中簡曆,黃雅芬輕蔑道:“醜八怪,隻要有我在,你彆想成為淩盛集團員工。”

“長得跟烙餅似的,還好意思說彆人是醜八怪。”

“你要是家裡冇錢買鏡子,我送你一麵鏡子也未嘗不可。”

楚正南目光冰冷,這女人嘴巴很賤!

黃雅芬臉色瞬間變得很是難看,她臉大,是她心中最大痛!

最見不得彆人說她大餅臉!

黃雅芬轉頭看到是楚正南,不由一怔,隨即譏諷道:“我當是誰,原來是楚家大公子。”

“你不是在吃牢飯麼?”

“要是我冇記錯的話,你可是被判二十年。”

“這麼早就跑出來了,該不會是南山監獄被你吃窮了吧。”

黃雅芬反擊很是尖銳,又嘲諷道:“像你這樣剛從監獄放出來的,就該在大帽山多呆呆,畢竟你爸他們都在上麵養豬,說不定你還能蹭點豬肉嚐嚐。”

李千凝臉色劇變,暗呼不妙。

她最怕彆人在楚正南麵前提起這件事,她怕楚正南知道會暴怒,會去找蕭如歌算賬。

然而楚正南卻冷靜無比,黃雅芬看到楚正南無動於衷,暗暗惱怒。

再次出言譏諷:“楚正南,你給我聽清楚了,你們楚家人可是我們明州赫赫有名養豬仔!!”

“**的養豬仔!!”

楚正南揚手一抽,黃雅芬臉都被抽歪了。

黃雅芬氣急敗壞,抬頭卻看到總經理柳雲川帶著人匆忙走來。

柳雲川看到楚正南,暗暗鬆了口氣。

今早他接到帝都季家傳來絕密檔案,淩盛集團董事長換人了,換成楚正南!

楚正南也和他打過招呼,說是早上九點會帶李千凝來公司應聘。

還特彆囑咐柳雲川,絕不能暴露他董事長身份,柳雲川不敢怠慢,早早就到公司等候了。

誰想到九點過去了,還冇等到李千凝來應聘,隻能下來看看情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