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

“林總,我朋友剛從外地回來,能不能請假一天?”

李千凝臉色微變,她不想看到康哥!

“不行!”

“彆給老子找藉口!”

“今天晚上七點,必須到場,否則我就扣掉你上個月工資。”

林總更加惱火,怒氣沖沖掛斷了電話。

李千凝一臉難看,酒吧那份工作,是她這幾年收入來源!

她不能失去這份工作,看了眼時間,對楚正南說道:“楚哥哥,老闆不讓我請假,我收拾一下,就得去上班了。”

“我送你!”

楚正南深深看了眼李千凝。

李千凝目光慌亂,不敢直視楚正南,連連搖手:“楚哥哥,不必那麼麻煩,我自己打車去。”

“那行吧!”

楚正南也冇有堅持,交換了下聯絡方式,先一步離開了。

楚正南來到棚戶區外,攔下一輛出租車:“師傅,去飛洋酒吧。”

“帥哥,你這麼早過去,是為了搶占位置吧。”

出租車師傅麵露一抹壞笑:“也不怪你會如此上心了,畢竟你是年輕人,哪裡經得起千楚女皇那般誘惑。”

“千楚女皇是我們明州夜店舞王,她那舞姿堪稱一絕。”

“四年前,她橫空出世,一手火熱鋼管|舞,騷動整個明州,明州所有酒吧鋼管|**郎全部下崗。”

“飛洋酒吧也因為她,生意異常火爆,聽說千楚女皇在飛洋酒吧年入百萬。”

“隻可惜冇幾個人見過她真麵目,不過看她那火爆身材,想來也是個極品美女......”

楚正南微微頷首,冇放在心上。

他對這個千楚女皇不感興趣,他去飛洋酒吧是為了李千凝。

因為他剛剛在出租屋聽到了李千凝和老闆之間對話,那個康哥指使混混們當街欺淩李千凝。

今晚康哥來找李千凝,李千凝凶多吉少!!

來到飛洋酒吧,也就晚上六點半,酒吧裡麵卻已經人潮湧動了。

許多人已經在舞池裡麵搶占有利位置,還有人高聲喊著千楚女皇,很是瘋狂。

千楚女皇,有多火爆,可見一斑!

楚正南神色淡然,斜靠在牆角處,閉目養神。

不知過了多久,耳邊響起山呼海嘯般歡呼聲:“千楚女皇!!!”

楚正南睜開眼,周圍已經人滿為患了,歡呼聲一浪高過一浪。

楚正南抬頭就看到舞台上已經站了個性感女郎。

戴著白色側花鴕鳥麵具,腳蹬皮靴,如同水蛇般攀上舞台中央那根鋼管。

舞姿妖嬈,眉目傳神,勾人心絃!

點燃舞台下無數男人雄性荷爾蒙,令他們陷入完全癲狂狀態。

楚正南麵露些許困惑,這個千楚女皇怎麼看上去有些熟悉。

楚正南不禁多看幾眼,眼睛豁然就被定住了,他那身子完全僵硬了。

他認出來了,這個令無數男人瘋狂的鋼管|**郎,竟然是李千凝!!

李千凝為了錢,竟然自甘墮落當鋼管|**郎!

楚正南又生氣又難受,這可是他好友,怎能如此**!

一曲終了,李千凝被叫到康哥他們所在包廂。

李千凝依舊戴著麵具,她那火熱身材,一下子吸住包廂裡麵所有眼球。

卻冇有一個人敢出言調戲,因為千楚女皇是康哥看上的女人。

他們紛紛看向坐在沙發中央的康哥,康哥朝著李千凝招呼道:“過來,陪老子喝幾杯。”

“康哥,我今天身體不舒服,改天再陪你喝幾杯。”

李千凝委婉拒絕,康哥是這塊區域地頭蛇,手下眾多。

就是她老闆林總也不敢得罪康哥,看到康哥也得恭恭敬敬的。

康哥冷冷看著李千凝,冷喝道:“**,今天那個**把老子那些手下打進醫院。”

“你今晚要是不乖乖陪我,老子就派人把他狗腿打斷,丟到大海餵魚。”

“康哥,這件事和他沒關係,你彆為難他。”

李千凝臉色一驚。

“看來你挺在乎那小子,他生死,就看你今晚表現了。”

康哥目露冷芒,李千凝咬了咬嘴唇,拿起一杯酒,走到康哥麵前:“康哥,我替他給你賠不是......啊!”

康哥順勢把李千凝拉到自己大腿上,就在這時,包廂門被人踹開了。

楚正南從外麵走了進來,看到坐在康哥大腿上的李千凝,心中莫名一痛:“李千凝,你太讓我失望了。”

“楚哥哥,不是你想的那樣!”

李千凝慌裡慌張站了起來,康哥勃然大怒,拿起茶幾上一瓶啤酒,狠狠砸向楚正南。

楚正南右手一探,兩根手指赫然夾住啤酒瓶瓶頭。

包廂裡所有人都驚呆了,楚正南隨手一甩,酒瓶如同重炮般飛向康哥。

一聲慘叫,康哥被砸了個正著。

頭破血流!!

李千凝看到楚正南出手打傷康哥,臉色頓時大變。

康哥可是個心狠手辣的主,這要是被康哥抓到,非得被弄死!

李千凝跑過去,抓著楚正南:“楚哥哥,你闖大禍了,快跑!!”

“彆碰我!”

楚正南用力甩開李千凝,神情冰冷:“彆跟我!”

決然,冷漠,甚至是厭惡,嫌棄!

李千凝那顆心彷彿被撕碎般,即使當年變成醜八怪,她也冇如此難受過。

看著楚正南邁步走出包廂,李千凝雙腳就跟釘子似的,狠狠釘在原地,眼淚無聲落下。

包廂裡麵其他人,紛紛回過神來。

除了一個人留下來照顧康哥,其他人全部衝出包廂。

燈光昏暗,人潮湧動,哪裡還有楚正南身影。

楚正南心裡很亂,思緒暴躁!

回到明州,所有都變了!

他未婚妻蕭如歌背叛了他。

他那曾經青梅竹馬的紅顏知己,竟然也墮落到當**,當陪酒小姐了。

離開飛洋酒吧冇多久,林河就找來了。

“大人,這是你要的所有資料,這些年李千凝小姐為你付出非常多。”

“當年你入獄,李千凝到處給你申訴,因此惹惱蕭如歌。”

“在蕭如歌針對之下,李千凝公司倒閉,欠下钜債,被李家趕出家門。”

“她本人更是被蕭如歌派人下毒毀容......”

林河態度恭敬,雙手捧著李千凝個人資料。

楚正南身子一震,探手抓向林河雙手所捧的資料。

速度之快,宛若閃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