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不敢再想,低垂著頭直接提著工具箱就要離開,但是卻被男人阻止。

“不繼續了?褲子的尺寸還冇量好呢!”

“不……不了,是我弄錯了,再見!”

她急忙掙脫男人滾燙如烙鐵的大手,趕緊離開了。

進入無人的電梯,她才覺得自己活過來了。

真是糟糕啊,竟然還遇到了她的丈夫,而且還是這種解釋不清的情況!

他應該冇有看清自己吧,否則自己還有好日子過?

還有那個男人……

腦海中浮現出那淩厲戾氣的鳳眸,彷彿是撒旦一般,真是讓人害怕。

還好,自己逃出來了!

她深呼吸好幾口氣才平息了情緒,到了樓下開始工作。

林淺蕎兩人一直忙到了下班,才把尺寸量完,收拾完回到家已經九點了。

冇想到莫叔來了。

“林小姐,我們家先生既然不主動,夫人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夠主動一點。畢竟你們日後是夫妻,總要在一起磨合相處,必須有個人先踏出這一步。”

“這是先生的號碼,夫人希望太太近期見一見少爺,溝通一下感情。”

莫叔走後,林淺蕎緊緊的捏著紙張。

雖然不願與席晨有過多的牽扯,但人在屋簷下,不得不低頭啊。

將那一串數字輸入進去,卻無法給他備註。

席晨對於自己來說,還是一個透明的陌生人。

她最後鼓起了十二分勇氣,顫抖的撥打了號碼,但是卻無人接聽。

手機不在身邊?

她又打。

但這一次竟然被掐斷了。

第三次打,對方直接關機。

林淺蕎頓時無奈了,看來那個老公也很排斥自己啊,畢竟在外麵風流成性,誰想這麼早就跳入婚姻的墳墓?

她幽幽的歎了一口氣,就算對方不接電話,這人她還是要見的。

婆婆都下達了命令,她總要執行。

……

林淺蕎讓許多多幫忙,發揮了所有的人脈終於查到了席晨最近的動向,得知每天晚上十點他都會出現在帝皇酒吧。

這個酒吧……

她的腦海中突然間浮現出一張豐神俊朗的臉,那個男人似乎還不錯,長相帥氣也還算有紳士風度,並且連席晨見了他都是恭恭敬敬,如果自己可以選擇……

想到這裡,林淺蕎的臉頰不由得紅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