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淺蕎聽到聲音,疑惑的抬眸,一張豐神俊朗的麵容呈現在眼中。

這張臉,真是好看到……完美!

鳳眸深邃似海,五官立體俊逸。

眉角上揚,帶著幾分野性難馴的戾氣。挺拔的山根、性/感的薄唇抿成了一條冷線,給她一種拒人千裡的感覺!

視線在往上,對上那漆黑如墨的深邃目光,她竟然覺得有些害怕,下意識的躲開了。

察覺到女人的閃躲,男人的語氣多了一絲不耐,“說的就是你,還不過來!”

確定了這話是對自己說的,林淺蕎遲疑了一下,走了過去。

“你幫我打牌,輸贏隨我。”他伸出手,直接扣住她的手腕,輕輕一拉就將她拉到了身邊。

柔軟的身子靠在他的懷裡,軟乎乎的,像是一團棉花糖。

清甜香味傳至鼻間,讓他莫名感覺熟悉,昨晚那個女人的身上,似乎也是這樣的香味。

席夜眉心微蹙,暗暗打量這自己懷裡的小女人。

難道真的是她?不會這麼巧吧!

此時,他的電話響了起來,是莫叔。

夫人讓他回去,剛新婚,讓他在家裡多陪陪妻子。

席夜莫名有些惱,一言不發的掛了電話,視線再次落在林淺蕎身上。

天底下果然還是冇有那麼巧合的事情!

懷裡的女人看上去青春純/潔,怎麼看也不像是家裡那位貪名圖利的女人!

此時,他竟對林淺蕎的好感增加了不少。

如果這個小女人做自己的妻子,他倒覺得不錯,可惜了……

林淺蕎像是受驚的兔子,僵硬的坐直了身體,“不好意思,我不會打牌……”

一旁的欒子林看到席夜竟然和一個女人如此親近,瞪大了眼睛,結巴的說道:“不會……不會不要緊啊,老大教你啊!”

“就是就是,正好一人一對,多好啊!”

“你是尚簡工作室的吧,有機會多多合作啊。”

這些人看起來非富即貴,想來都不好惹,再拒絕恐怕會給許多多惹麻煩。想到這,林淺蕎扭頭看向一旁的男人,猶豫著開口,“我確實不會打牌,你說的輸贏都算你的,是真的嗎?”

“當然!”低沉的聲音再一次傳來,低低婉轉的落在她的耳膜裡,彷彿是誘哄一般。

她隻好硬著頭皮說道:“那……那好吧。”

她剛應下,衛生間裡傳來了喬欣然的聲音:“那個誰誰誰,幫我搭配一下絲巾。”

“哦!來了!”

林淺蕎急忙起身,冇想到卻被男人猛地扣住,她猝不及防差點栽倒了他的懷中。

她不解的看著男人。

席夜正在抓牌,看都冇看她一眼,但那涼薄的聲音卻無情的從那薄唇中溢位來:“我的女伴,還輪不到彆人差遣的地步。”

此話一出,震驚四座。

其餘三人麵麵相覷。

這多年不開花的鐵樹這是要開花的節奏啊!

欒子林恢複神色,說道:“老大說的冇錯,現在她們隻有伺候你的份,還輪不到你被人使喚。欣然,出來,我幫你弄。”

很快大家都入座了。

她打麻將真的是一竅不通,對數字也不敏感,都不知道算錢的。

一副牌抓回家,她都不會打。

她正準備把東風打出去,冇想到身旁的男人突然靠近,在她耳邊輕言:“不要打,下一輪等你抓的時候,就是東風。”

她聞言,詫異的回眸卻差點和他親了上去,嚇得她立刻挪了一下身子,卻不想差點挪出了椅子。要不是他眼疾手快的將她摟住,她鐵定要摔!

“小心。”席夜看著她驚慌失措的模樣,就像是小白兔一般,純良的讓人忍不住欺負。

還真是有意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