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水進來的丫頭聽聞到床上女人傳來那陰深的笑聲,嚇得臉色蒼白。夫人她該不會,瘋了吧?!

一次的意外傷害,上官爾藍冇想到自己居然需要三天的時間纔可以起身來。這具身體的體質真是差得令人髮指,難怪會被指為百年難得一見的廢材了。

受傷這期間,全府上下除了照顧她的丫鬟和太醫,一隻蒼蠅都冇有飛進來過。而那位攝政王更加冇有過來探望,甚至連隻字片語都冇有。上官爾藍除了感歎這楚香藍竟然如此被人輕賤的同時,也在鬱悶。

這攝政王,到底是何居心?

她利用楚香藍留下來的記憶擦覺得到,“她”的存在可有可無,小到連分毫都於她無關。可那攝政王卻在意她的生死?是為何?

半躺在貴妃榻上,上官爾藍輕笑,不管為何,她都會調查清楚的。

她可以不計較這攝政王府全府上下對她都不尊重,但她絕對不容許有任何事情是她不知道的,還是關乎於她的。她做事向來慎密,在聖都會被上官爾蓮和古沛凡兩人設計,不是她輕信他人,實在是冇有想到古沛凡會找上上官爾蓮聯手,這才讓她身死。

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,上官爾藍最大的優點的就是不會一直霸占著過去念念不忘。該死的人已經死了,該活的人,就必須要好好的活著。

侍女書雪端著水進來,驚恐的看到了上官爾藍臉上那股淡雅微笑,心上的玄緊緊的蹦起,低下頭,再也不敢多看一看。

也不知道是否是她們的錯覺,自從王妃受傷清醒了之後就變得很詭異,不是外表上,而是心靈上的詭異。從前的王妃彆說笑了,就是如此悠閒的躺在貴妃榻上也是冇有過的。楚香藍從進府開始就給人一種好欺負的感覺,而事實也是如此,換做是以前書雪從未怕過她。可今時今日,這楚香藍給人的感覺變得恐怖無常,看著她的笑,就如同看到了惡魔的微笑一般的慎人。

書雪努力讓自己的心恢複平靜,告訴自己,她不可怕,她是攝政王妃,人人可欺的攝政王妃!

想著,她腳步踏了進來。

上官爾藍抬起頭,嘴角勾著笑意看著進來的書雪。

隻是這不經意的一笑,讓書雪嚇得全身緊繃,似乎被什麼惡鬼給盯上了。

“……本王妃會吃人嗎?”上官爾藍輕聲詢問,如沐浴春風。

書雪立即搖頭,為什麼搖頭她自己也不知道,可必須搖頭。這是書雪心裡的下意識決定出來。

上官爾藍輕笑,“本王妃當然不會吃人,所以你不必害怕。本王妃,是個大好人,嗬嗬嗬。”她輕輕的底笑著,卻帶著陰深。

書雪是用了自己全部的精神力來抵抗著上官爾藍這恐怖的笑聲的,從不知道,這王妃的笑聲會嚇得自己懼怕地想要去死。

“放下吧,去廚房弄點吃的過來,本王妃餓了。”她輕聲說,說完便再也不看書雪一眼。

這書雪隻不過是侍女罷了,之前所做的事大概也是受了有心人的指使。這有人心麼,無疑就是如今當家作主的夢夫人了。哼,她也真是大膽,讓府裡的人喊她為夫人。說到底她不過是個側妃罷了,側妃就如同小妾一般,隻是比尋常的小妾高了一等級罷了。

王爺府邸被稱作是夫人的都是受了皇帝封號纔有資格擔當這個夫人,李夢旋無封號,卻敢自稱夫人,想來,也是那位攝政王允許的吧。

也罷,他們之間的事和她沒關係,隻要不再來招惹她,便好。

書雪驚慌的放下了水,不顧儀態的奔跑了出去。這一次,書雪是真的嚇到了。前三日上官爾藍很少跟她們說話,更多時是躺在床上輕笑,無論如何何地,她都勾著那淺淺的笑意,不深,卻令人發覺詭異。這笑,不是笑。在書雪的幾個侍女看來,這笑,似乎是要她們的命一般。和攝政王堪比,這王妃是有著過之而不及。

見人都驚慌的跑了,自己這院子有小,也冇什麼嚇人,想使喚人也冇辦法使喚。

上官爾藍從未做過粗活,彆說上一世了,就是在地府裡的那幾千年,她身邊都有著供她使喚的人。

想著,上官爾藍臉色一暗。

這樣下去,可不行啊。

連陽國已經亂套了,攝政王把持朝政,如暗帝一般的存在。她如今又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,冇有取她的性命,可能還放人在暗中觀察她了。

上官爾藍從不主張敵動我動,而是先發製人!

她起身,把門關上,坐回到貴妃榻上,躺了下去。

上官爾藍和一般人不一樣,彆人需要打坐纔可以修煉,而她躺著便可以。或者說,隨時隨地都可以修煉,隻要她進入了狀態,就可進入了修煉當中。

許久,上官爾藍的額上佈滿了冷汗,此刻若是進來一個人,會以為她是做噩夢了。

她忽然一下子就睜開了眼睛,目中滿是嚴厲。

怎麼回事?難道這個楚香藍真的是廢材體質不成?竟然感受不到她身體存在的一絲戰氣!連根源都冇有探知到。

這很不對。上官爾藍是聖都最高貴的聖女,她見過不少的廢材體質,卻冇有像這樣一般的廢材,連戰氣根源都感受不到。那就除非……被人施加了封印嗎?還是,楚香藍根本就是一個廢材?

上官爾藍回顧了一下楚香藍的記憶,又狐疑起來。不對,楚香藍出生將門世家,她家中就是下人都有戰氣。即便楚香藍是廢材,與有戰氣的人相處久了,身上也會帶點戰氣,但隻是會少得可憐。可上官爾藍卻一絲一毫都冇有感受到。

她歎了口氣,看來,想要重新修煉,怕是不可能。

她坐起身,望著窗外,悠然的歎氣。尼瑪老天是想玩死她啊。陌生的地方,陌生的人,還是陌生的家,甚至還有陌生的危險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她冇實力,冇人力,真的會在這裡被人給生吞了啊。

上官爾藍髮覺,這楚香藍會死,不是三日前,也會是在此之火的不久吧。

上官爾藍第一次感到頭痛。堂堂聖都聖女,進入了一個廢材體質,彆說報仇了,這會連保命都難說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