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黃天在上,厚土在下!今日上官爾藍死得冤枉,死後願化作厲鬼,永世糾纏!!”

女子一身紅衣,悲憤不甘的用著生命起誓,狠狠的盯著眼前這些將她逼入死境的人。

果然,在聽到她的毒誓之後,眾人的臉上立刻顯出了震驚之色。上官爾藍是聖都的聖女,她的毒咒定然會生效。

被她糾纏的人,能好過嗎?

就在他們錯愣之時,上官爾藍一轉念,彎起眉目朝著眾人一笑,一如平常,“你們以為我會這麼發毒誓是嗎?哎喲,你們安啦,我纔沒那麼傻,拿我自己的輪迴來你們玩。”

玩?她竟然說剛纔是玩的。

“爾藍。”站在前列的男子微微蹙眉,實在是想不通到了這種地步她還能笑得出來。

“今日我已被你們重傷,這一世我是逃不掉的了,你也彆假惺惺的擺出這麼一副傷心的神色來,我還不稀罕。我倒是想不到,他竟然和我那妹妹串通一氣了。也是,賤男和賤女,那是絕配。老天都在幫你們!”她語氣平淡的說完,隻是心中切忍不住歎氣。

誰能想到,他上官爾藍也會有今天呢?

在地府等了上千年才得以這一次重生的機會,冇想自己的天賦倒是讓人心生嫉妒,父母遠離她,妹妹嫉恨她,就連兄長都不願與她親近,今日她如此下場,貌似早在冥冥之中就已經註定。

作為聖都的聖女,她隱隱約的可以感覺得到,今日的一切,多屬於上天的命運。

它,要她身死!

“姐姐,你這麼說就不對了。哪有罵自己妹妹賤人,罵自己夫婿賤男的,你太傷妹妹的心了。再說今日這一切也並非妹妹和姐夫的錯,錯就錯在,姐姐你能力太強,聖都的長老們都要忌諱你的存在,您知道的,長老們一直都擔心著有一天您會掀了長老們的老窩,自己做主去。今日所做也並非我們願意做,我們都是歸於聖都,聖都若是掌控在姐姐的手中,那還是聖都嗎?所以,為了聖都的未來著想,妹妹和姐夫以及眾人,不得不在今日,您的特殊日子,推翻您。”緩緩走來的女子聲音清甜,帶著柔弱的氣質,麵容清麗得讓人晃覺是一朵嬌嫩的蓮花,出雲泥而不染。

可,誰知道她心中的嫉恨!明明是姐妹,而她成了人人尊敬的聖女,而她卻隻能依靠她生存!她不甘心!不甘心!所以她要奪,她要槍!她要將她的一切毀為一旦,她要踐踏她的驕傲,她要臨駕馭她之上,讓她俯首稱臣!

什麼疼愛,什麼情親,那都是狗屁!這聖都生存的人,哪裡會有這些!也就是隻有上官爾藍這個白癡纔是真心去疼愛她。

而在這之前,上官爾藍也因為她的這一氣節而對她百般寵愛。加上她本性喜靜不惹事,一直都覺得自己妹妹很懂事。卻想不到這一切的源頭就在於她呢?因妒生恨!今世她可是把所有的疼愛全部了她!她還有什麼不滿足!!

袖口中的細拳握住,站在那裡,她猶如一隻傲然聳立的妖豔之花,和上官爾蓮相比,勝出的可不知是一兩疇。

見上官爾藍袖口下的動作,上官爾蓮上前一步,揹著眾人,勾出了得意的笑容,語氣卻一如剛纔的清甜,道:“妹妹自是捨不得害的姐姐身死,若冇姐姐的細心守護,蓮兒定當活不到今日。我已和長老們商量妥,隻要姐姐自願廢去戰氣,挑去經脈,甘願入鎖仙塔底層,那便可免去姐姐——死罪!!”

上官爾藍輕笑,彷彿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:“死罪?倒是不知,何人給本宮落實了這麼一條罪狀。”看來,她是小看了那個人了。

“姐姐難道猜不出嗎?”

上官爾藍點頭,“猜得出。”說著她忍不住歎了一起,看向上官爾蓮。

這神情,上官爾蓮不禁一驚,小臉也煞白,對付上官爾藍,她是片刻都不乾放鬆警惕的,即便是現在,她的戰氣全無,全身無力的情況之下依舊不敢小看。能當上聖都的聖女,冇手段,那可能嗎?而且那個人也一直囑咐她,無論遇到什麼情況,上官爾藍冇斷氣消失之前,片刻不得放鬆。

“你還想做什麼?若是姐姐不肯自己動手,那妹妹就幫姐姐如何?”她白著臉,深沉的道。

“你以為殺了我,你就能當上聖女了嗎?”上官爾藍輕笑的問道。

上官爾蓮一愣,又憤憤的盯著她,恨不得她馬上去死!

“你錯了。他給不了你聖女之位!知道為什麼嗎?因為……”

她收抬起,紅色的袖口閃出了一道紅色,頓時,聖都的天空之上,立刻電閃雷鳴!

轟隆隆——辟拉巴拉——

原本沉睡寂靜的聖都風雲轉變,驚醒了熟睡中的人,紛紛走出,指著忽然轉變的天震驚。這,這莫不是天怒?

天怒——顧名思義,是天給凡界的遭難,遭天所拋棄。

一直以來聖都都是大路上最為神聖也是最為接近天得地方。

圍攻著上官爾藍的人也是震驚,紛紛看向她。

“你這是在做什麼?這裡是聖都!”

“不可,不可!請聖女息怒!”

“你做什麼!”上官爾蓮慌張的發問,為什麼?她不是已經戰氣全無了嗎,怎麼還可呼風喚雨!

就在這時,一到低沉的聲音蠻響在聖都境內。

“主人。”

這是聖都的守護之神,上官爾藍當上聖女之時,成功的與神龍契約成功,它口中的主人,除了上官爾藍,再無旁人。

“本宮神令,永封祭天台,水漫鎖仙塔,聖宮聖女殿、聖宮佰閱館漂浮於上空,永世不得聖都子民所用!另:聖都永世不得在擁聖女,違者——當斬不赦!!!”

她的聲音猶如天雷一般的打在聖都子民以及各個長老們的身上,隻是頃刻間,聖都之內響起了一蕩又一蕩的哭泣聲,眾人驚嚇得全部跪在了自家的院子內,不停的朝著天上拜扣,嘴裡不停的哭喊著:聖女寬恕!

“上官爾藍!你在說什麼,聖都的子民也是你的子民!”上官爾蓮終於是冇了耐心,朝著上官爾藍嘶吼出聲。

上官爾藍冷笑,“哼,我的子民。我上官爾藍不需要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不尊不敬的子民!時間過去得久了,久得聖都子民大概都忘記了!我,上官爾藍,纔是你們的天,你們的地!!!若我不給,你們耐我何!!”

又是一陣威嚴的聲音再度的響起。

上官爾藍運用著神龍的力量,把她所說的話全數的讓聖都子民全數聽到,也該讓他們知道知道,什麼叫怕,什麼纔是怒,什麼纔是真正的天!

“遵命,我的主人!”

“不行,不可以,神龍不要!這裡是聖都,是聖都啊!神龍不要聽她的,不要啊!”上官爾連哭喊著,求著,此刻,她真的是怕了。一個被詛咒的聖都,要來又什麼用?

原本還想殺死上官爾藍的眾人也全數跪地,不停的祈求著。

男子上前一步,焦急的道:“聖女開恩!我去求大哥,我去讓大哥來認錯!”

認錯?上官爾藍冷哼,拂袖轉身,瞬間,周邊燃起了熊熊大火,漫火中央,她挺立站在那裡,還是那個令聖都子民為之尊敬的聖女!隻是變得,是處境。

“本宮擔任聖都聖女以來,一切以聖都為先,事事為聖都努力。可,如今聖都子民令本宮甚是心寒,本宮傾其所有,卻不得善終!今夜一切都皆由聖都子民咎由自取!這是本宮對聖都的懲罰,想要破解本宮咒言,妄想——”

“聖女寬恕,寬恕!”

“求聖女慈悲,我們知錯了!”

“不準你死,不準你死!”上官爾蓮瘋了一般的朝那火式衝了過去。

剛飛奔出去幾步身體就被人給拉住了,男子惋惜的看著她,搖頭:“那是聖女的聖烈之火,就是聖女自己都滅不了。”

聖烈之火,是聖都的聖神之火,隻有聖女纔有資格支配,隻有聖宮聖女殿裡的聖水纔可以澆滅,可如今,祭天台被封,根本無法!

上官爾藍看著聖都子民的哀泣,聽著他們懺悔的哭喊,心卻是冷得令她自己都覺得害怕。

“聖都不需要本宮,本宮毀了又如何?記著,不是你們拋棄本宮,是本宮拋棄了你們!今日本宮身死也不是你們所為,是本宮心寒,是本宮自毀身死。哼,你很有能耐?他日本宮若得重生,聖都今日所背信棄義之事,定當千倍萬倍奉還!”

“古沛凡,上官爾藍用血肉之軀為血祭,血咒古沛凡生生世世不得所愛——”

血從她之間滴落而下,眾人看著又是一陣的驚悚,抬眼看著那名火中傲立的女子,悔恨不已!這曾經是守護他們的聖女,如今切被他們逼得怨恨的對聖都下咒,甚至對聖帝下了血咒。

“等著我的迴歸吧……”帶著不甘的笑聲,火中的身影搖曳著,如同被風開一般慢慢的消失,直至不見。

聖都內外,哭喊聲更是淒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