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宮女有個極不相符的名字,冬芷。

她口中的貴人,便是淮陽王側妃,楊貴人。

多年前,這楊貴人還能算是寧夫人的對頭。

當年寧夫人進王府,風華絕代,深受淮陽王疼愛,自也讓楊貴人心妒忌。

隻是這妒忌持續了十數年,卻愈演愈烈。

十數年間,楊貴人時不常便會派人來故意找茬,刁難,更有甚時,會被羞辱,打罵。

寧夫人母子深處這王宮偏殿,根本無人問津,他們想怎樣便怎樣。

這種冬日裡扔一些下人的衣服讓寧夫人漿洗,已然是尋常手段了。

為護著趙晉,哪怕數九寒天,哪怕十指被冷水冰透,出了凍瘡,寧夫人也會堅持完成。

但這兩日趙晉一病不起,寧夫人還哪有心思去管這些。

若趙晉真有個三長兩短,寧夫人也不打算活了。

“冬芷姑娘,晉兒病了……咳……耽誤了這事,我……”

“什麼!”

寧夫人的話還冇說完,那冬芷一聲尖叫。

“寧婆子,你敢耽誤貴人的事?活膩煩了?”

“喪家之犬罷了,居然還敢為了這廢物,耽誤貴人的事?”

說著,冬芷伸手指向趙晉,繼續厲聲道。

“若不是貴人,你覺得這廢物現在還能活?你對得起貴人的好意嗎?”

聽著冬芷口中的話,寧夫人卻陪著笑臉,這麼多年過去,她早已習慣了。

“冬芷姑娘說的是,我……咳……我這就去洗。”

寧夫人看了一眼門口,語氣帶著幾分討好。

“先關上門兒吧,晉兒的病纔好,若再招了風寒,可就……”

“誰讓你動了!”

冬芷伸手,攔住寧夫人的路。

“冬芷姑娘,晉兒他……”

“啪!”

寧夫人剛轉過頭,隻聽啪的一聲,臉上竟被那冬芷打了一個耳光,整個愣在當場。

身後,趙晉已是眉頭緊皺,怒火中燒,心中當即起了殺意。

這下人竟敢打他的母親,囂張如此,死不足惜!

“寧婆子,我看你是真活膩了,居然還想著去管這廢物?”

冬芷卻完全冇有以下犯上的惶恐,此刻看著寧夫人,盛氣淩人道。

“關上門,我讓你那病鬼兒子傳了病,你是想害貴人嗎?”

“還不快滾出去洗衣物!”

說著,冬芷用手指向屋外,外麵輕雪漫天,天寒地凍。

“是,是,我這就去,我這就去……”

寧夫人眼底閃過一絲屈辱,伸手捂臉,想著自己出去了,再關上門。

不能讓寒風打了她的晉兒。

然剛邁開步子,卻感覺自己手臂被人拉住。

“娘,不用去。”

寧夫人轉頭,卻見趙晉穿著單衣,正站在身後。

“不行不行,鬆開娘!”

“晉兒,你剛醒,快回去躺下,萬莫招了風寒。”

但趙晉卻並未鬆開半分,反而抓的更緊了。

“天冷,娘身子也不好,不用去。”

聽了趙晉的話,那冬芷卻好似被踩了尾巴一樣,當即掐腰尖叫道。

“病癆鬼!顯出你來了怎的?你還真以為自己是王爺長子呢?”

“敢抗貴人的命,你受的起嗎,寧婆子,你……”

說道這,冬芷忽見趙晉正默然的看著她,原本那雙怯懦的眸子中,此刻卻帶著幾分冰冷。

“再聒噪,弄死你。”

趙晉聲音冰冷,這句話卻似點燃了冬芷的某根神經,眼睛立刻瞪起來,叫道。

“病癆鬼,你……你敢這麼和我說話,我……”

說話間,冬芷便要舉手去打趙晉。

一旁的寧夫人見了,不知從哪來的力量,上前一步越過趙晉,張開雙手護在他身前。

趙晉見狀,搶先一步,伸手一把推在冬芷的肩上,直將她推的後退數步,一臉震驚。

“你敢推我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冬芷氣急,左右去看,便看到一旁座在火爐上的藥罐,轉身就是一腳。

“彆!”

“我兒的藥!”

藥罐倒在地上,刺鼻的味道瞬間瀰漫,寧夫人似瘋了一般上前,卻於事無補。

“敢動我!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!”

“你不是要救你兒子嗎?我偏讓你救不成!以後我看誰敢給你們開藥拿藥!”

“病死你個病癆鬼!”

“我打死你個死婆子!”

說話間,冬芷抬手,又要衝寧夫人的臉上衝去。

“啪!”

一聲脆亮的聲響傳來,東芷踉蹌著後退一步,看向趙晉,眼中滿是不可置信。

“你……你敢打我?!!”

“啪!”

趙晉上前一步,掄圓了又是一個嘴巴,打的冬芷眼冒金星。

“以下犯上!”

“啪!”

“目無尊長!”

“啪!”

“言語惡毒!”

“啪!啪!啪!”

左右開工,一雙大手用力的抽在冬芷的臉上,將她抽的連連後退。

“你……你竟敢打我?”

“不想活了!不想活了!”

冬芷已被抽的臉頰隆起,嘴角溢血,看向趙晉的眼神,卻帶著幾分惡毒。

原本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趙晉,今日卻好似一頭暴怒的雄師。

“打你?”

趙晉回手,一把拿起桌上的藥刀,輕聲道。

“再敢說一句,殺你。”

趙晉冰冷的目光讓冬芷一個哆嗦,卻還不服道。

“你敢,我可是貴……”

“再廢話試試。”

趙晉手持短刃,上前一步,強大的壓迫感瞬間湧上冬芷的心頭,手都抖了。

前世縱橫沙場的雇傭兵,若不是趙晉的身子孱弱,方纔那幾下,就能要了這丫頭的命。

“你你……你給我等著!”

“今天的事,我一定一五一十告訴貴人,告訴貴人!”

冬芷怕了,顫抖的說了這麼句話,看也不敢看趙晉一眼,落荒而逃。

關閉房門,趙晉扶著寧夫人坐下,低頭去收拾地上的狼藉。

“兒……”

看著眼前的趙晉,寧夫人心中不安,急道。

“那楊貴人一定不會善罷甘休,若她們來了……咳……我們……”

這偏殿隻有她們母女,若楊貴人真的差人來報複,該如何是好?

“娘放心,不會有事的。”

趙晉收拾了散落的碎片,垂首,聲音很輕。

“若他們來了,最好。”

此刻,趙晉的眸子中,閃出一抹刺骨的冰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