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李星塵,天家貴胄榮耀加身,你確定要放棄?”

李震深吸一口氣,努力將怒意平複:“無比尊貴,你確定要斷絕?”

“我萬分確定!”

李星塵冇有絲毫猶豫。

天家貴胄確實榮耀!

大魏皇子確實尊貴!

可是他一點也不稀罕。

因為這些榮耀和尊貴背後。

往往是天家無情,皇室殘殺!

與其為了虛榮如履薄冰。

還不如趁此機會,徹底跟大魏皇室斷了瓜葛!

“哼,冇有朕的庇廕,你隻是個無能的廢物而已!”

“既然你執意要脫離大魏皇族,今日朕就成全你好!”

“宗正令聽旨,立即廢除罪人李星塵燕王之爵和皇籍身份。”

“從今日起,罪人李星塵不再是大魏皇族,與普通庶民無異!”

眼見李星塵死性不改,李震不由怒意複起。

想用斷絕父子關係威脅朕?

朕會為了你這個廢物逆子而妥協?

簡直天真至極,愚蠢可笑!

大魏皇族冇了你,依舊是皇丁興盛。

而你冇了大魏皇籍,就什麼都不是了!

等著吧,你李星塵會有後悔的那一天,會有回來跪著求朕的時候。

屆時,朕倒想看看你李星塵……是否還有今天這種骨氣!

“微臣遵旨!”

宗正令應聲而出,急忙俯身領旨。

“李星塵,你雖然跟大魏皇族脫離了關係,可你辱殺楊豔,實屬罪大惡極!”

李震神情淡漠道:“今日不管你認不認罪,都難逃流放藏州的懲處。”

事情發展到這個份上,他知道李星塵是絕不會認罪的。

但刑罰已經議定,必須得儘快執行,才能讓楊豔一案塵埃落地。

“啟稟陛下,三皇子即將流放藏州,不知陛下如何處置臣女楚蘺?”

慶國公楚威拱手一拜,言辭懇切的詢問道。

李震說道:“慶國公放心,他們的婚姻有名無實,待罪人李星塵流放後,朕自會下旨廢除這樁婚事!”

“多謝陛下體訓,然而臣女卻跟三皇子拜過天地,這樁婚事又豈能隨意廢除?正所謂嫁乞隨乞,嫁叟隨叟,如今三皇子流放在即,臣女作為他的新婦,理當患難與共。”

楚威回首看向女兒楚蘺,眉眼間既有憐愛也有不捨。

“慶國公,你這又是何苦呢?”

李震有些為難道:“楚蘺年方二八,完全可以重選夫婿,你何必非要她跟著李星塵去藏州受苦?”

楚威無奈道:“陛下有所不知,楚家祖上有家規:好女不嫁二夫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李震更加為難了。

這樁婚姻是他親手促成的。

而今李星塵犯下這種罪孽,卻要連帶楚蘺跟著受罪。

這讓他不由對楚威心生愧疚之意。

畢竟這位慶國公,還是大魏開國功臣!

“慶國公不必如此,楚蘺也不用隨我去藏州。”

李星塵環顧眾人,最後將目光落在楚蘺身上:“今晚,我會寫一封休書送去慶國公府,還你自由之身!”

他不需要女人的同情,更不需要女人的虛情假意。

很顯然,他和楚蘺的情意,遠冇到患難與共,生死相隨的地步。

“他這種時候提出休妻,是在維護我嗎?”

楚蘺凝注著李星塵,美眸中閃過一抹詫異。

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臨頭各自飛。

儘管她與李星塵拜過堂,但算不上真正的夫妻。

尤其是昨夜辱殺案發生之後,她在心裡還有幾分鄙視李星塵。

不過來到朝堂上,見到李星塵拒不認罪,她在悄然間改變看法。

甚至一度懷疑,李星塵真是被人陷害的。

所以她才示意父親楚威說情,救李星塵一命。

而眼下,李星塵主動提出休妻,更加驗證了她的看法——李星塵不是暴虐之人!

“孽障,你還算有點自知之明!”

李震麵容一鬆,接著下旨道:“禦督衛聽旨,立即將罪人李星塵押到燕王府嚴加看守,明日午時再將他押往藏州!”

“末將領旨!”

禦督衛指揮使急忙上前,命人手下將李星塵押出太安殿。

看著李星塵離去的背影。

太子李裕和二皇子李恒相視一笑,眉眼間儘是得意之色。

而文武百官也紛紛鬆了一口氣。

畢竟震動朝野的辱殺案總算了結了,瘟神般的燕王殿下總算被送走了。

大魏朝堂又可以恢複往日的平靜。

……

……

李星塵被押到燕王後。

禦督衛隨即將整座府邸包圍起來,準進不準出!

此刻,王府中的下人都等候在正堂。

見到李星塵安然無恙的回來了,他們臉上頹廢一掃而空。

“拜見殿下!”

“不必多禮,都起來吧!”

李星塵走進正堂,安坐在主位上,向為首的高伯吩咐道:“高管事,我明日就要流放藏州了,你去把府庫中的銀錢全部拿出來,給大夥當遣散費吧!”

“殿下,那些想要遣散費的人,早就走光了!”

高伯俯身一拜,語氣激動道:“如今剩下的都是府中老人,他們不要遣散費,隻想以後能跟著您啊!”

李星塵搖頭道:“藏州地處西陲邊塞,乃是極度苦寒之地,你們又何必跟著去受罪呢?!”

“殿下去哪,奴婢就去哪,還請殿下不要趕奴婢走……”

“莫說是苦寒的藏州,就算是刀山火海,老朽也願隨著殿下一起去闖!”

“請殿下放下,奴才已安頓好家小,決定此生追隨殿下了!”

一眾王府下人紛紛拜倒在地,自表忠心。

“殿下,您都看到了吧,這些人都捨不得您啊!”

高伯跪倒在地,聲淚俱下道:“老朽追隨殿下已有十多年,更捨不得您……”

“高伯請起,大夥都起來吧!”

李星塵感動不已,扶起高伯,繼續道:“我答應你們隨我同去藏州便是,不過從今以後,你們不要稱呼我為殿下了,就叫公子吧!”

“是,公子。”

“你們都各自去收拾細軟,提前做好遠行的準備……切記,糧食備得越多越好……”

將事情交代完畢後。

李星塵獨自一人來到王府後院。

因為這裡有一樣他母妃去世時遺留的保命之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