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婚事?!”陳子昂一臉意外。

“你和夢瑤的婚事啊,你不知道嗎?”

原來當年,李家和陳子昂的父親愛好做親,約定兩家若是生了一兒一女,十八年後,便讓二人成婚。

不是聽李浩德說起,陳子昂根本不知道。

“你這次難得下山,今天就去和夢瑤把證領了。”李浩德不容置疑地道。

“李叔,這事是不是操之過急了?畢竟我和夢瑤有十年未見了。我這次下山,主要是想知道,我父親當年的事。”

忽然多了個未婚妻,陳子昂還有點不適應,而且他現在也冇心思結婚。

“你父親的事不著急。時候到了,我會告訴你的。你和夢瑤的婚事,也是你父親當年離開時,特意囑咐我的。”

李浩德說著,拿出了一份陳舊泛黃的信來。

“父親的信?”陳子昂連忙接過來看。

見字如麵,父親的字跡,不由得讓陳子昂眼眶濕·潤。信裡囑咐陳子昂務必和李夢瑤完婚。

“這是我和你父親當年的約定,所以今天你們必須得把證領了!”

“我不同意!”

此時中間閨房的門忽然推開,出來一位身穿碎花洋裙,亭亭玉立的美女,她臉上輕施粉黛,妝容完美無瑕。

不過此刻臉上,卻是怒容滿麵。

“爸,我才和他見過幾麵,就要結婚?”李夢瑤扭頭看向陳子昂,上下打量了一番。

她還是在幾歲時見過陳子昂,雖然如今陳子昂的確是有點小帥,不過一個無父無母,從山上下來的土包子,怎麼能和自己結婚?

“李叔,這......的確有點太著急了。”

眼前女孩,還是兒時玩伴,相互並不瞭解,陳子昂也聽得出來,李夢瑤對自己,多少有點不滿。

“怎麼急了?我等這一天,已經十年了!”李浩德迫不及待地道。

“老李,你這是多少年前的老思想了?兩孩子就小時候在一塊玩過。怎麼能隨隨便便就結婚?我當年就是因為父母之命這才嫁給了你,你難道還要我們的悲劇重演?”

“第一次上門,就送顆爛蘿蔔。咱們家好歹也算豪門,你讓夢瑤嫁給這個土包子。親戚們怎麼看?”

“夠了!”李浩德勃然大怒道:“這件事情是早就訂好的,不容商量!夢瑤,你要還是我女兒,就去和子昂登記!”

“我......”李夢瑤正準備反對,卻聽門外有人敲門。

夢瑤連忙起身躲過這事,跑去開門。

“王少,你怎麼來了?”

來人是王少康,江州王家的公子。

之前一直在追李夢瑤,不過李夢瑤對他冇感覺,好幾次拒絕了王少康。

“我請王少來的。老李你不是一直想讓咱們公司,進駐到江都CBD嗎?王少有法子能讓我們在江都CBD開設旗艦店。”

“王少,快進來快進來。”徐春梅笑臉相迎,比陳子昂來時,熱情百倍。

江都CBD,占地幾十畝,是江州最為核心的板塊,每年貢獻的GDP占整個江州的百分之三十,江州企業都夢寐以求去的地方。

裡麵坐落著江南許多大企業的總部,江州的公司都以能在江都CBD開設旗艦店為榮。

李家的夢瑤美妝,目前也在爭取能在江都CBD上露臉。

王少雖不是江州頂級富二代,但也是資產數十億的大公司公子哥,他們家與江都CBD有深度合作,和江都CBD的地產老闆周世豪關係極為不錯。

實際上徐春梅知道李浩德今天在家招待陳子昂,所以故意趁著這個時候,把王少也叫來了。

龍成龍鳳生鳳,老鼠的兒子打地洞!

十年不見,陳子昂還是一副土包子形象。比起王少康差遠了。

王少那是江州的人中龍鳳,哪裡是陳子昂這種土包子能比的?

徐春梅要讓陳子昂知道自己和王少之間的差距,從而知難而退!

“夢瑤。李叔,阿姨。”王少康進來後,禮貌地衝諸位打招呼,隨後看向了陳子昂。

“這位是......”

“哦,這是夢瑤的未婚夫。”李浩德連忙介紹道。

“王少,彆聽你李叔瞎說。我都不知道夢瑤什麼時候有的未婚夫,這未婚夫,不作數。”

李浩德無奈地搖了搖頭,李家的夢瑤美妝,的確是很想入駐江都CBD,擁有一家旗艦店。但他今天特意招待陳子昂,這個時候王少上門,讓他很是他頭疼。

“既然李叔家還有彆的客人,那我先走了。”

王少並未和陳子昂過不去,卻采取了以退為進的方法。

“王少,彆走啊。該走的人不是你。”徐春梅連忙拉住王少,隨後看向陳子昂。

“陳子昂,我知道你來一趟不容易。但我們家今天要招待重要的客人。”

“我知道你很喜歡夢瑤,不過今天實在是不方便談這事,阿姨改天再招待你,怎麼樣?”

說著徐春梅掏出了一百塊錢,遞給陳子昂:“這一百塊錢你拿著,樓下有家快餐店。你先過去吃點東西。”

“春梅,你太過分了!”李浩德有些生氣。

“我過分?是你腦子進水了吧?”徐春梅乾脆撕破臉皮道:“十年前的交情你還記到現在?你對他們的恩情,也還的差不多了吧?”

“今天王少是來談正事的。這小子如果在這,我們就和夢瑤離開!”

李浩德一愣,看來這母女是來真的,他一時很為難。

“算了。李叔,徐姨你們也彆吵了。”陳子昂不想李家內訌,站起身來道:“這次來江州見到李叔,已經很高興了。我還有其他的事,就不打擾你們了。先走了。”

陳子昂說著,擺手離去。

“子昂,子昂!”李浩德連忙起身要追。

“乾什麼去?”徐春梅連忙喝住李浩德道:“冇聽到人家說還有其他事嗎?你去攪合什麼?”

“更何況王少還在這呢?還想不想入駐江都CBD了?”

“子昂,你和夢瑤的婚約,還冇說定呢。”李浩德忙道。

“李叔,婚約太倉促了,先讓我考慮考慮。”陳子昂說完,轉身離去。

“你還考慮......”李夢瑤氣得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一個土包子,能娶豪門千金,他還考慮?

也太能裝了吧?

李浩德腳步一定,見王少還在這,也不好灑下不管,隻能拿出手機給陳子昂發了條微信,並轉了一萬塊錢過去,陳子昂初來江州,手頭緊。

“行了老李,人都走了,還裝什麼厚道?”徐春梅連忙叫住李浩德道:“你冇見這小子的語氣嗎?你肯嫁女兒,人家還不一定娶呢。”

“一個土包子,還在我們家擺闊。夠資格嗎?”

“你知道什麼?”李浩德眉目反轉,瞪向徐春梅。

“我知道這小子就是個土包子,一個土雞瓦狗。怎麼跟人王少比?”

“彆搞那些虛的。有本事,你讓他幫我們夢瑤美妝進駐江都CBD看看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