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什麼?

這是標準的凡爾賽!

聖龍氣象,在這大荒神域,已經足足有千年未曾出現了!

可偏偏許戰將金龍當做是奴仆!

而此時,皇宮殿前,皇後隻覺得腹中劇痛,秀眉緊蹙,朝著天空之上的許天君惶急道:“天君,孩子……孩子要出生了……”

許天君當即心神一震,身形猛地一滯,他要當父親了?

虎目之中,又是欣喜,又是絕望。

就在這時,對手抓住機會,手中一團恐怖至極的能量彙集,直接狠狠地打在了許天君的腹部!

許天君雖為半步聖者,但鏖戰之下已是精疲力竭,這一擊,許天君直接吐出一大口鮮血!

身形也是急速墜落到皇宮之前。

“婉兒……孩子,孩子怎麼樣了……”

顧不得自己的傷勢,許天君立馬撲向皇後的旁邊,眼神之中滿是焦急。

“嗚……”

正當皇後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,天地之間,忽然響起一陣極為浩渺的聲音,幽嗚低沉,如泣如訴!

緊接著,烏雲密佈的戰場之中,一縷霞光猛然綻放!

這縷霞光穿透烏雲,呈五彩之色,不偏不倚,直接落在了皇後宋婉兒的小腹之上!

這一幕,讓所有人都震驚無比。

然而,下一秒發生的事情,徹底讓震驚變成了驚懼!

天空之中,忽然響起一陣陣清脆的啼叫聲。

從四麵八方而來,無數仙異的飛鳥飄蕩而來,若在尋常,每一隻出現都會引起無數人的爭搶!

而在今天,出現的數量與種類之多,百年未曾遇見!

甚至還有藍凰,金鳳這樣身具鳳凰血脈的上古遺獸!

天空之上的楚皇猛然看向皇後。

這是要生出一個怎樣的怪胎啊……

與此同時,大荒神域一處隱秘的府邸處,一個身穿粗布麻袍,彷彿亙古未曾變換的老者徐徐睜眼。

他的目光滄桑無比,緩緩看向慶國的方向。

“簫韶九成,鳳凰來儀,千鳥朝鳳,震懾寰宇……”

“大荒域之中,竟然出現了天鳳之體,何故?”

老人緩緩起身,麻袍無風自動,以他為中心,一道古奧神秘的陣法緩緩升起,老者步行北鬥,緩緩推演。

“天鳳之體,偏偏有一股殺伐之氣的意味,金鐵交鳴,於大荒蒼生,是福焉,是禍焉……”

忽然,老者的身形一頓,眼眸之中滿是震驚,甚至是恐懼之色!

他幾乎通曉世間法則,就算是天道親至,也不能讓他心生波瀾。

但現在,平生第一次,他如此激動!

“天鳳居於人後,前者必為聖龍……但這天鳳之氣之前卻一點都未曾釋放,分明是被壓製,聖龍之體,不夠!”

……

皇宮殿前,宋婉兒的小腹,一團霞光乍現,一個嬰兒籠罩在霞光之內,緩緩漂浮在天空。

背後,一尊鳳凰虛影緩緩出現,蛇首,麟後,魚尾,龍紋,燕頷,周身的氣息無比綿長浩蕩,仰天長嘯,聲音厚重,穿透寰宇!

“金龍護體,原來是為了庇佑天鳳出生,天不薄我大楚!”

天空之上,楚皇笑的嘴都快合不攏了。

他本以為金龍護體,應該是聖龍氣象,但現在出生的卻是天鳳血脈,要知道,天鳳之體和聖龍氣象乃是一脈同源,兩者不分伯仲,而且,更適合他大楚氣運!

“之前有大能說過,天鳳之體,飛,則群鳥從。出,則王政平,國有道,慶國本應該是海晏河清……”

“天下之道,本就是殺伐掠奪,慶國的確有德,卻無楚皇之隱忍,這天鳳血脈,被奪也不稀奇。”

“隻是可惜了,如果不是如今田地,此子必然會大放光明,震驚大荒,慶國也必將綿延千年……”

……

天空之上的眾人,遺憾者有之,惋惜者有之,但更多的,是對於慶國江山底蘊的貪婪!

皇宮之前,看著彷彿神子降臨的嬰兒,許天君握劍的手,頹然落下。

雙目之中,已經是熱淚盈眶,喃喃說道:“婉兒,是個女兒,像你一樣可愛漂亮……”

這一刻,他的心中無比絕望,對自己更是無比憤恨!

“要是我修行不曾懈怠,若是我治兵再嚴厲些,若我能勸說先祖莫要踏足那禁區……”

他淚如雨下,仰天長歎,周身氣息紊亂,道心險些崩塌!

“我的孩子……我的孩子如此優秀,我應該保護她的……可我是個廢物,我不配當她的父親!”

他彷彿已經看到,那冰冷的祭壇之上。

蟒吞天鳳,霞光轉移,成就他人不朽征途。

而自家的孩子,卻隻能天鳳哀鳴,赫煊血脈,化為青煙徐徐而散!

他不甘!

“多謝慶國國主相賜!這份天鳳血脈,我就卻之不恭了,為了感謝,我會留這孩子一命,成我孩子之妾,也算為你慶國留下血脈延續……”

楚皇殺人誅心,嘴角翹起,雙手朝背後一負:“許天君,你該感謝我這個親家的慷慨。”

“噗!”

許天君氣急攻心,再次一口鮮血吐出。

整個人瞬間搖搖欲墜!

宋婉兒連忙上前扶住許天君,兩眼之中儘是心疼。

“住口!一介螻蟻,竟敢口吐狂言,安排本帝命運,誰給你的膽子!”

正在這時,一道奶聲奶氣的聲音響起。

眾人尋聲看去,隻見女嬰雙手叉腰,身上靈氣化成一個可愛的紅肚兜,俏臉冰寒,目光緊盯楚皇,冷聲道:“若你敢動我父母分毫,吾以仙朝之主,天鳳血脈起誓,楚國將不複存在,你的家族,亦將蕩然無存!”

殊不知,以她現在的模樣,就算髮怒,也隻會是可愛。

“哈哈,好可愛的小女娃,這股氣勢如果成長起來,說不定還真會是那仙朝之主,隻可惜……”

楚皇先是被逗樂,緊接著搖搖頭,眼神瞬間冰寒。

“今日,我大楚崛起,已是勢不可擋,就算你身為天鳳之體,但是尚且年幼,你該如何抵擋!”

許雲瀧冷然一笑,她身為女帝,就算是剛剛出生,仍舊有獨屬於自己的底牌!

她雙手結印,身後的鳳凰虛影大放光明,昂首向天,發出一聲獨屬於百鳥之長的鳴叫聲響徹天地!

伴隨著這道聲音,追隨而來的神鳥同樣發出了憤怒的啼鳴,緊接著,紛紛調轉麵對楚皇一行人。

目光中,是無比的憤怒與玉石俱焚的決心!

鳳凰現世,百鳥跟從!

即便楚皇已經召集了七國修士,麵對如此多神鳥的進攻,也絕對會落入下風,甚至落得全軍覆冇的下場!

楚皇眼神幽深,忽然神色一獰:“我大楚蟄伏至今,身後底蘊,你慶國想不到!”

“今天就算是拚上我這條老命,也要讓我兒獨斷萬古!”

楚皇猛地朝著身後疾聲道:“楚國先祖,還請現身!”

隻見楚皇的身後,忽然出現五道身穿黑色鬥篷的男子,為首一人麵容蒼老,但周身的氣息,卻是如山嶽般厚重!

他看向皇宮殿前的許天君,眼神中閃過些許複雜之色。

而許天君則是瞳孔巨震,失聲道:“開國將領,楚雲天?!”

“你竟然冇死!”

這可是當年隨慶國先皇一起征伐荒域,創下基業的大將軍,也正是因為他,慶國讓他這一脈幾乎享有同皇族一樣的待遇。

甚至封為一字並肩王!

卻冇想到,現在征討慶國,同樣有他的參與!

身邊人同樣滿是震驚,怪不得楚國有如此膽量,竟然有這樣的底牌!

五位先祖同時抬手,隻見天空之中,一柄蘊含著恐怖威勢的巨劍緩緩凝聚,緊接著,直接朝著神鳥狠狠斬下!

這一劍,可越階斬者!

一時間,天空之中,百鳥哀鳴,神羽亂飛!

“殺了她,奪她的鳳凰血脈!”

巨劍斬殺神鳥去而複返,對準許雲瀧,裹挾著可劈山斷海的威勢,再一次狠狠斬下!

“我的女兒!”

皇宮殿前,許天君的聲音已經嘶啞,目光之中滿是絕望!

他雙手提劍,想要衝上來為許雲瀧抵擋這一擊,但傷勢過重,根本無法起身。

他明白,就算是鳳凰血脈,但還遠遠未成長起來,根本無法抵擋住這次進攻!

“可惜,楚皇還是隱藏地太深了……”

許雲瀧緩緩閉上眼睛,危機來的太快,如果給她再多點時間,女帝之姿,即便麵對此等攻擊,同樣可以襠下!

但現在……

許雲瀧猛地睜開眼睛,眼中露出幾分決絕:“父母於我,雖無養之恩,卻有育之德,此恩情,百世難消!”

隨即又看向孃胎,嘀咕道:“便宜你個臭小子了,搶了我那麼多靈氣,但誰讓……我是你姐姐呢?”

“這份劫難,便由我來扛!”

隨即冷然看向楚皇,緩緩說道:“今日你殺我父母,妄圖操控我命運,既然如此,這天鳳血脈,我不要也罷!”

“我以仙朝之主的名義起誓,他日,你楚國必會煙消雲散!”

麵對許雲瀧稚氣無比的臉龐,這一刻的楚皇,心中忽然閃過一絲心悸。

下一秒,許雲瀧幼小的身體釋放出巨大的光芒,背後的鳳凰虛影更加凝實,仰天長嘯,巨大的鳴叫讓天地都瞬間色變!

竟是要讓自裁天鳳血脈,迸發出毀天滅地的力量!皇宮殿前,宋婉兒和許天君彷彿被抽空了所有力量,頹然坐倒在地上。

初為人父,卻要看著孩子在自己麵前隕落!

這是世間最大的痛苦!

“妹妹,你可不乖哦,不是告訴過你了嗎,接下來的事,交給哥哥就好了。”

正在這時,一隻粉撲撲的小手搭在了許雲瀧的身上,又一道稚嫩的聲音響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