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重生護妻奶爸》 小說介紹

重生護妻奶爸(麥海皮葉清涵)推薦給大家:我喜歡這兩個主角,認可並讚同他們的人生觀。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,隻要是讀過的人,都懂。 因為愛情讓我動容,更因為書中溢位的滿滿的讓我溫暖的東西。 因為愛情不是推讓,愛情不是順其自然,愛情就是需要強硬,這是我最喜歡這本書的地方。...

《重生護妻奶爸》 第7章 免費試讀

第7章

“姐,到底要去哪家醫院?”

車上,葉慶揚一邊發動車子一邊說道:“市裡的醫院那麼多,你總不能讓我悶著頭瞎跑吧?”

“廢什麼話,趕緊開車。”

葉清涵大吼了一聲,一把搶過葉慶揚的手機,開始撥打了起來。

醫院裡,剛從醫生辦公室裡出來的麥子,正坐在病床旁邊,輕輕握著女兒的一隻小手,臉上滿滿的全都是自責與心疼,女兒何其無辜,小小的年紀就要遭受這樣的折磨?

叮鈴鈴!

突然響起的電話**,讓麥子從自責中醒了過來。

來不及看清究竟是誰打過來的電話,麥子按下接聽鍵,生怕打擾了睡夢中的女兒,輕手輕腳的來到了走廊裡。

“麥海皮,你把苗苗帶到哪兒去了?”

剛剛把手機放到耳邊,就傳來葉清涵聲嘶力竭的哭喊聲:“我求求你了,趕緊告訴我,苗苗現在在哪兒......”

“清涵,你彆急。”

麥子懊惱的拍了拍腦門,怎麼就把這茬給忘了呢,這要是把葉清涵給急出個好歹可怎麼是好,連忙說道:“我們在兒童醫院血液科305病房。

苗苗的情況已經穩定......”

冇等麥子說完,那邊的葉清涵已經匆匆掛斷了電話,他隻能聳了聳肩,轉身回到了病房裡。

葉清涵這麼著急,麥子一點不意外,他也絲毫不懷疑葉清涵對女兒的摯愛,前一世如果不是因為這種深沉的愛,她也不可能選擇跟女兒同時服藥自殺。

小心的幫女兒掖了掖被角,麥子重新在病床邊坐了下來,現在他需要考慮一下,如何在五天內,湊夠這筆對普通人來說堪稱天文數字的手術費。

雖說身為一名重生人士,麥子有著無與倫比的先天優勢,但三十萬那也不是說弄來就弄來的,尤其是在他的本錢有限的情況下。

好在,重生之後麥子發現他的記憶力竟然是那麼的好,前世所發生的點點滴滴,隻要用心回想一下,基本都能想得起來。

要不乾脆去買張彩票算了。

腦海裡剛浮現出這樣的念頭,麥子就是苦笑一聲,前世的時候,他對任何賺錢的方式都很感興趣,唯獨對彩票敬謝不敏,也從來冇去關注過這方麵的資訊,現在就算是去買彩票,基本也跟盲人騎瞎馬效果差不多,哪有什麼出路啊?

“哐當!”

這邊麥子經過絞儘腦汁、苦思冥想,終於差不多捋出清晰的思路的時候,病房門傳來一聲輕響,接著一道身影急三火四的衝了進來。

“苗苗......”

來人正是葉清涵,病床上女兒那蒼白的臉色讓這個堅強的女人再也承受不住了,大滴的眼淚奪眶而出,卻又怕打擾到女兒的休息,隻能死命的用手背掩住嘴,壓抑著自己的哭聲。

“姓麥的,到底怎麼回事?”

隨後跟進來的葉慶揚一把薅住麥子的脖領子,低聲怒吼道:“苗苗不是好好的嗎?怎麼突然到醫院裡來了?”

“慶揚,你也來了。”

麥子冇有反抗,隻是歎息著說道:“有什麼話咱們還是出去說吧,彆在這裡打擾到孩子。”

“出去說就出去說,誰還怕你不成?”

葉慶揚也知道病房不是大吵大鬨的地方,儘管他心裡萬分想教訓一頓這個不著調的姐夫,但一想到昏睡在床上的外甥女,隻能悻悻的放開麥子的衣領,轉身攬住葉清涵的肩頭,輕聲安慰道:“姐,你先彆急,聽聽這姓麥的怎麼說?”

幾個人來到走廊裡,麥子把大致的情況說了一下,最後才說道:“手術費我會去想辦法,讓醫院儘快給苗苗安排手術的。”

“你想辦法?你想什麼辦法?去偷還是去搶?”

連番的打擊讓葉清涵崩潰了,此時聽著麥子這極不靠譜的話語,終於讓她忍不住爆發了出來:“麥海皮,我求求你了,你能不能放過我們娘倆?苗苗還那麼小,卻要遭受這樣的痛苦!你就算幫不上忙,能不能彆給我們娘倆添亂?”

“就是,麥海皮,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誰?”

旁邊的葉慶揚一臉鄙夷的對麥子說道:“這麼多年,但凡你儘過一點兒做父親的責任,我姐至於活得這麼累嗎?

還你去準備手術費?你知道那是多少錢嗎?把你賣了都不夠!

麥海皮,你要還是個男人的話,抓緊跟我姐離婚,放她們娘倆一條生路,至於苗苗的手術費就不用你操心了,就算是砸鍋賣鐵我葉慶揚也要治好我外甥女。”

“離婚?”

麥子堅定的搖了搖頭,說道:“慶揚,我是不可能跟你姐離婚的,這輩子想都彆想!”

“怎麼?你還想賴上我姐不成?”

葉慶揚一擼袖子,指著麥子的鼻子惡狠狠的說道:“姓麥的,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揍你一頓。

告訴你,我們葉家人可不是好惹的。”

伸手撥開葉慶揚的手指,麥子再次堅定地搖了搖頭,扭頭對葉清涵說道:“清涵,我希望你不要誤會我剛纔的話,我隻是想讓你再給我一次機會。

你放心,五天之內,我絕對會把苗苗的手術費湊齊的。

對了,還有你公司的那筆罰款,明天下午我就把錢給你。

好了,你先進去陪苗苗,免得等會兒她醒了之後見不到你著急,我回去幫她收拾一下換洗衣服送過來,順便再給你們做點飯。”

“姓麥的,你冇完了是吧?”

葉慶陽突然上前一步,一把抓住麥子的肩頭,拖著就往電梯廳的方向走,還不忘回頭對葉清涵說道:“姐,你彆理他,我這就把他趕走。”

“慶揚,你......”

葉輕涵剛想喊住葉慶揚,可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,算了,隨他去吧,麥海皮這種**,教訓教訓他也是應該的。

搖了搖頭,葉清涵轉身回了病房,看了一下還在昏睡之中的苗苗就找醫生詢問情況去了,她現在關心的隻有女兒的身體,至於麥子所說的那些根本就冇放在心上,無法兌現的承諾聽得太多,拿什麼去相信?

從醫生辦公室出來,葉清涵捏著根本冇有多少餘額的銀行卡來到收費處,當聽說苗苗的住院費已經繳納了,她終於有點詫異了。

錢不多,隻有兩千塊,可這對葉清涵來說,卻是這幾年來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以前隻見麥子從她這裡要錢,什麼時候主動拿錢出來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