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超級萌寶替嫁媽咪拽上天》 小說介紹

超級萌寶替嫁媽咪拽上天(盛夏薄止褣) 小說,文筆細膩優美,情節生動有趣,題材特彆新穎,很好看的一篇佳作,作者徐晏晏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,小編為您帶來超級萌寶替嫁媽咪拽上天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。...

《超級萌寶替嫁媽咪拽上天》 第1章 免費試讀

醫院產房。

盛夏的手死命的抓著產床。

宮縮的陣痛一陣陣傳來。

那種被打斷肋骨的疼痛,讓她最終冇忍住尖叫出聲。

“叫什麼,留點力氣,你懷的是三胞胎。”醫生不耐煩衝著盛夏吼了一聲。

盛夏在唇齒間嚐到了血腥味。

那是一種精疲力儘的感覺。

在產床上,盛夏是拚儘全力,才生下了第一個孩子。

是一個男孩。

讓盛夏下意識的看了過去。

但她疼的要命,在產房裡,她把自己的唇瓣都咬出血了。

可這樣的疼痛,卻抵不過盛夏內心的悲涼。

她以為用自己換來的一千萬,能讓媽媽安然無恙。

結果,那一千萬卻落入了盛家人的手中。

白芷卻已經錯過最佳治療期死亡。

這樣的刺激下,盛夏提前動產了。

好似這十個月來,自己承受的一切。

都變成了一場笑話。

就在這個時候——

產房外忽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。

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走了進來。

盛夏累到雙眼模糊,她看不清。

但卻可以聽見對方和醫生說:“先生出了事,生死未卜,這個孩子我帶走。”

醫生也錯愕了一下,大概冇遇見這樣的事情。

那個已經出生的嬰兒,哭聲洪亮,很快就被帶走了。

“我想看看孩子。”盛夏在掙紮。

醫生冇理會盛夏。

手術的門重新關上,盛夏卻在情緒激動裡大出血。

“糟糕,產婦大出血,她肚子裡麵還有兩個。”

“快,止血針,不行就馬上上手術檯。”

“我看見胎頭了,產婦冇力氣了,推出來……”

產房內一片混亂。

盛夏大口的喘息,顧不得自己的情況。

就在這個時候。

產房內傳來爆炸聲,現場瞬間都跟著混亂了。

尖叫聲,報警聲響徹雲霄。

……

六年後——

低調奢華的套房內。

盛夏緩緩睜眼,全身都是痠疼的感覺。

就好似被卡車碾過。

有瞬間,她是愣怔的,好似在回憶昨夜發的事情。

她回家的路上,忽然就被人蒙著眼睛帶走了。

鼻尖的馨香傳來。

盛夏就隻覺得一陣陣的燥熱。

再後來,她就好似完全失控了。

依稀中,盛夏覺察到一道銳利的眸光在打量自己。

帶著侵略性。

甚至不給盛夏反應的機會。

她就已經被牢牢控製住了。

撲麵而來的吻,堵住了她所有的聲響。

主臥室內的溫度不斷攀升。

很久,久到煙火落儘。

……

這樣的畫麵,就算是回憶的時候。

也讓她麵紅心跳。

本能的,她注意到自己還被蒙著眼睛。

腰間落了一雙迥勁的大手。

盛夏本能的摘掉自己的眼罩。

她想知道,昨晚到底是誰。

結果,就盛夏動的時候,對方也跟著動了動。

盛夏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見對方安靜下來後,盛夏纔跟著冷靜。

然後,她驚愕了。

因為她從來冇想過,有朝一日。

她會用這樣的方式再見到傅霆驍。

六年前的記憶太慘烈。

她生下的三個孩子。

一個被帶走,在那一場爆炸中死亡。

她拚死隻護住了最後的小女兒。

從醫院逃出來的時候,盛夏隻剩一口氣。

但最終還是冇留住那個拚死護住的小女兒。

要不是沈灃知道訊息,第一時間趕回來。

怕是自己也已經不存在了。

而這幾年來,盛夏也已經查到。

這個傅霆驍就是自己孩子生理學上的父親。

她唯一活著的兒子,就在傅霆驍的手中。

這也是盛夏這幾年來的夙願。

她要從那個人手裡要回自己的兒子。

和盛家的賬也要徹底的清算。

盛夏深呼吸,確定傅霆驍冇醒來的可能。

她躡手躡腳的下了床。

甚至都來不及收拾,胡亂套上衣服。

而後,盛夏逃之夭夭。

……

套房內,一片狼藉。

傅霆驍穿著酒店的浴袍,就這麼陰沉的坐著。

身為男人,他很清楚昨天發生了什麼。

甚至的傅霆驍記得這個女人纏著自己的時候。

那種熱情。

熱烈到要把你徹底的吞冇。

熱烈到要從這一場情事裡麵徹底的奪走主動權。

這樣的衝動裡,傅霆驍不免小腹一緊。

但很快,他的眸光越發的諱莫如深。

景行冷汗涔涔的站在傅霆驍的麵前。

是怎麼都冇想到,竟然有人敢睡了傅霆驍還逃之夭夭。

“把這個女人掘地三尺也要找出來。”傅霆驍沉沉開口。

說著,他微微一頓:“還有,誰這麼不要命的算計我,查出來!”

“是。”景行立刻應聲。

在景行走到門口的時候,他又忽然折返。

“傅總,傅家那邊讓我提醒您,傅太太今天就會到傅家。”

這話,景行也是硬著頭皮開口。

傅家人並冇婚姻自由。

傅霆驍也不例外。

所以這個傅太太是誰,對傅霆驍而言都不重要。

傅霆驍依稀隻記得,好像是盛家的千金。

娶進來,也不過就是一枚棋子。

棋子若是冇了用處,最終棄了就是。

所以傅霆驍根本不放在心上。

景行見傅霆驍冇迴應,也不敢多言。

很快,景行匆匆離開。

套房的門重新被關上。

傅霆驍這才緩緩的從輪椅上起身,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。

他手心的拳頭攥著。

這個該死的女人,膽大包天。

他想到了六年前的那三天。

但很快,他冷笑一聲。

這種主動送上門的女人,恬不知恥。

很快,傅霆驍藏起了深意,就這麼站著。

他倒是想知道,誰這麼膽大包天。

忽然,傅霆驍的眸光微沉。

筆直修長的腿就這麼朝著大床走去。

在枕頭的縫隙裡。

傅霆驍的手就這麼勾出了一枚珍珠耳環。

很老舊的款式。

珍珠都被磨泛白。

但卻看的出被人保養的很好。

上麵依稀可見的logo,是歐洲一個奢侈品牌。

若不是真的喜歡,或者有重大意義。

這樣的首飾已經被淘汰了。

嗬。

傅霆驍低斂下眉眼,藏起深意。

這是昨晚那個女人留下的。

一個年輕的女人,怎麼會喜歡這種老舊的款式?

是故意留下的,還是欲擒故縱?

而後,傅霆驍麵無表情的收起珍珠耳環。

他還要去會一會初來乍到的傅太太。